遥远的时空因为至高魔神的成就而颤抖着发出强烈的预兆,诸多同为至高的魔神们纷纷在沉睡的长眠中抬起头颅,将自己的目光投射向虚无宇宙的尽头,在那里正有一团不定形的黑暗孕育成了庄严的王座,屹立于永恒的彼岸。

  但是此时这尊王座上却并没有出现那尊至高的身影。

  “播撒下的种子在数万年的成长下终于发芽。”

  一尊洁白纯净的王座上镌刻着无数晦暗的天灾肆虐,澄澈白光中浮现的冷淡嗓音在吐露的瞬间就掀起了阵阵宇宙潮汐的涌动奔腾,仿佛数之不尽的天灾在呼啸席卷。

  “灰,自我与自我的战争,你又该怎么处理呢?”

  “当然是战争,只有猩红如血的战争才能够化解仇恨和怨愤。”

  一尊猩红的王座上血与火的颜色交织在一起汇聚成冲天的光焰盘旋不息,刺目血光中传出一道狂热的嘶吼。

  而在另一端,一尊紫色的明艳王座上无数数字流动,萦绕,形成了一道道紫色的光环,一个清冷的声音缓缓的发出了呢喃。

  “他已经被封印了一个纪元,再坏的情况也只不过是另一个纪元的沉睡而已。而两尊至高的战斗会让下一个纪元诞生出更多的变数。”

  “那就让我们推波助澜,借此机会让整个高维宇宙陷入终极的混乱吧!无数的战士会从中诞生,无数的机遇会从此刻出现,而他们所需要的仅仅只是一次契机!”

  混乱的契机!

  狂热混乱的深青色光焰撕裂时空,喷涌出无数光点涌入每一个宇宙之中,无尽的混乱还有危险,更是无穷无尽的机遇也在他的力量波动中出现在了每一个宇宙中。

  哈哈哈!

  虚无中的无形王座于低沉的笑声中崩塌,瓦解,无数扭曲的光芒深入时空中的某个节点深深的激荡,卷动,庞大恐怖的力量在宇宙的表面打开了一道狭长的口子,就像是外界的人想要观察一只不透明的布袋中的模样,数只颜色各异的手掌纷纷向前一抓联手打开了某个高维宇宙的壁垒。

  那是混沌的封印之地,也是仙道文明的起源宇宙。

  ...

  仙道起源宇宙之中,混乱的时空此时已经摧毁了整个宇宙的历史,就如同当初白远所在的宇宙一样,一只充斥极致黑暗的大手从历史节点的一端撕裂整个时空深深的探入了这个高维宇宙的时间长河之中。

  扭曲的黑暗从下游的位置迅速逆流而上,荡漾着银白色光辉的时间长河被一层淡薄的黑雾所笼罩,污染,白远的精神力正在一轮又一轮的扫视着河流中缓慢移动的历史节点,探查混沌之主最后被封印的那一个时间片段。

  然后找到他,击败他,再将他封印到下一个纪元的终结才能够发泄白远内心本我宇宙被扭曲,篡改的愤怒!

  轰!

  银白色的水花溅起万丈的浪头,一个闪烁着黯淡光辉,外部不断逸散出丝丝灰色雾气的节点突然从水流中窜出就想要流向不可知的河流深处。

  但是下一刻这个骤然出现的节点就被无边无际的恐怖黑暗笼罩,淹没,一只漆黑的手掌猛地从雾气中汇聚,伸入了节点的内部。

  无数黑暗乳燕投林一般迅速涌入节点之中,直至所有的黑暗气息尽皆从仙道宇宙的时间长河中消失不见。

  “抓到你了!”

  ...

  一道贯穿两界的屏障此时已经出现了一道道狰狞的裂纹,在近乎一个纪元的努力和重新孕育之后,混沌之主已经恢复了大半的力量,只等待着封印破裂的那个时刻的降临。

  然后宣泄自己已经被囚禁了一个元年的愤怒!

  不过处于这片位于仙道宇宙某个历史节点中的维度封印内部的那一团代表着混沌之主的灰色光焰突然颤抖了一下,封印内部无穷无尽的灰焰潮汐猛地向内部收缩缓缓凝聚成了一个熟悉的男人的模样——那是白远位于本土宇宙的模样。

  “怎么,你来到这里是想来融入自我,成就我的力量吗?”

  这个灰发灰眸,一脸残忍的男人对着屏障之外漆黑一片的虚无维度突然开口询问起来,语气中充满了不屑一顾的轻蔑。

  “我是来打碎封印,提前将你释放出来的。”

  一个样貌相同,但是黑发黑眸的男人缓缓的从黑暗中走出,他就像是从深渊一般的黑暗中诞生的一般,诡异而突兀。

  “哦?这么说我还应该感谢你?——漆黑之雾。”

  灰发灰眸的男人眼底闪过狰狞的冷光,面容紧紧贴住眼前近在咫尺的屏障冷冷的道,他由灰光凝聚的身躯此时在剧烈的情绪波动之下仿佛也即将承受不住魔神暴动的力量一样开始逐渐崩溃,让男人的身体逐渐粉碎成无数淡淡的灰烬。

  “不,憎恨我吧。”

  “因为我还会将你封印——在下一个纪元。”

  一只指尖荡漾着黑洞般光圈的手掌轻轻的敲击在混沌之主灰面前的屏障上,白远漫不经心的举动在封印上再度撞击出一道愈发狰狞的创痕。

  咔嚓!

  “就凭你,一个刚刚成就至高的魔神也想要对抗我吗?不自量...”混沌之主慢条斯理的抬起头来,注视着自己的手臂化作无数灰烬四散。

  此时屏障的碎裂愈发密集,无数结晶状的光屑从墙体表面脱离融入远处的黑暗。

  咔嚓咔嚓!

  “就凭我。”

  轰!

  ...

  滴答!

  没有拧紧的水龙头上凝聚的水滴摇摇欲坠的砸落在水池底部溅起一滩四散的水花。

  这水滴就好像是突然打在了白远的脸上一样让他猛地打了一个机灵,几个呼吸之后从床上慢悠悠的爬了起来。

  花纹细腻的淡黄色书桌依靠在窗边,清冷的月光透过严实的窗帘洒落下一道狭长的月辉。

  这道清冷的月光照射在白远的半边面颊上,让他脸上蠕动的漆黑花纹缓缓的消失不见,仿佛幻觉一样。

  “我...我好像做了一场梦。”他摇晃着脑袋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茫然,就好像是人想要驱散久睡之后的昏沉一样白远拍了拍自己的面孔从床上站了起来走向洗手间的方向。

  擦去玻璃上淡淡的雾气,白远看着镜子里那个年轻人的模样,心头猛地浮现出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

  此时无穷无尽的黑暗正化作阴影匍匐于他的脚下,而又在某种意志的压制下仅仅只能够蠢蠢欲动的蠕动,荡漾着,掀起微弱的波涛。

  人类,我,白远。

  一种呼之欲出的念头仿佛在白远直视自己面容的时候即将从脑海中闪出,但是很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索,让白远刚刚才浮现的念头好似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随风而去了。

  “管他呢,难不成是到了中二的年纪出现了不该有的幻觉?”带着自嘲的调侃,白远后退几步转身拉开了洗手间的门。

  在他的面前正有着一个巧笑嫣兮,穿着可爱小熊睡衣的女孩正站在他的面前俏生生的道:

  “哥,大清早的你又一个人悄悄躲在洗手间里做什么?”

  女孩的脸上满是促狭和调侃的表情,此时从窗外隐隐投下的一抹亮光照在她的脸上让女孩的皮肤散发出的澄澈的光亮,这似曾相识的场景让白远的神情猛地恍惚了一下,眼底不断荡漾的漆黑迷雾骤然间就重新收敛了下去。

  陷入沉思的白远被少女推搡着赶出了洗手间,而在他没有注意到的脚下,原本匍匐成一团的黑暗在阳光的映射下缓缓的延伸,蔓延变成了一片扭曲的人形光晕。

  维度的裂隙缓缓的裂开一道口子,传出了一阵细微到不可见的肃穆咏叹。

  漆黑的烟雾从未消散,黑暗的荣光孕育在天上。

  一切的结束也正是开始。

  ps:本书结局,一切回到开始的时候,但是白远也不再是最开始的他自己了。

  无应该许多读者还是不满意的,这就是没有大纲仓促落笔的锅,下一本书会做好准备再开始了,需要更进一步的积累。

  感谢大家半年以来的支持,二头鱼在这里预祝大家新年快乐,一切顺利,心想事成。

  大概一两个月以后再见,大家二零一九年愉快。

  ——二头鱼,1.1 12:25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旧日降临,旧日降临最新章节,旧日降临 笔下文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