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快看,是个丫头,咱们家终于有丫头了!”李老三媳妇儿惊喜的差点扯破了嗓子。

  “我看看,我看看!”头发花白的李老太哆嗦着嘴唇,差点儿老泪纵横,“真是列祖列宗保佑,咱们老李家生了一堆臭小子,可算有个姑娘了。”

  山洞外,李家三兄弟带着几个小子,都在翘脚张望,听得这话都是欢呼起来。

  “我们有妹妹了!”

  “奶,我要看妹妹,我要看妹妹!”

  李老四这个当爹更是激动,“娘啊,红英怎么样了?小丫头胖不胖?”

  李老太直接吆喝一嗓子,中气十足,“都把嘴闭上,别吓到俺家宝贝丫头!”

  李佳音本来还在发懵,被这一嗓子吓得哆嗦,昨晚难得睡了一个好觉,悠长又香甜,身周暖暖的,真是舒服之极。

  但不等她多享受一会儿,突然头就疼了起来,那种从狭窄之处挤压的酸疼,让她愤怒。

  这会儿倒是不疼了,却浑身冷飕飕,有人在她屁股上重重拍了两下,她难堪的大骂,开口却是小猫一样的微弱哭声,惊的她急忙闭了嘴,差点儿一口气憋死。

  这是她的声音?她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婴儿?不会是赶时髦胎穿了吧?

  李老太眼见孙女害怕,赶紧压低了嗓子,“老四快进来,把这孩子贴肉暖着就好了。这孩子早生了半个月,老辈儿传下来的法子,就要这么养着,才能拴住魂儿。”

  很快,李佳音就被抱起来,安顿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的耳边是咚咚的心跳声,有力之极。

  一只大手小心翼翼拍在她背上,轻声哄着,“闺女啊,我是你爹。别怕,爹抱着你,咱们好好的啊。”

  李佳音突然就眼睛泛酸,眼泪噼里啪啦掉了出来。

  爹?好似多少年没有提起,也不愿提起这个称呼了。

  父母离婚后,各自成家,抚养她的奶奶又过世,她就成了皮球,两边踢来踢去。虽然不缺钱,衣食无忧,却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珍惜的疼爱过。

  虽然不知道怎么就一觉睡过去,赶个时髦胎穿了,但刚出生就有个这么好的爹,是不是该庆幸?

  李家老四李秋生低头,见小小的闺女眼窝里都是眼泪,就好像被人狠狠扎了心,疼得满地转悠,极力哄劝着。

  “闺女哎,不哭,爹在呢。爹可厉害了,爹有力气,爹爹会射箭,等你长大,爹就上山给你抓小兔子…”

  一边的李老太和三儿媳赵玉茹帮着老四媳妇儿陶红英拾掇干净,眼见李老四如此也是笑了,“老四看着可是个疼闺女的,当初生家安那时候,他抱都不肯抱一下。”

  陶红英笑的虚弱,但摸摸没有一点儿肿胀的胸口又开始犯愁。这孩子生的不是时候啊!

  她们一家子正在逃荒啊,打算投奔千里之外的远亲,刚走半个月,这丫头就生了。

  李老太心里其实也是犯愁,但宝贝孙女在手,任何困难都不算困难。

  她一叠声的分派任务,“老二老三再搭一个灶台,老三媳妇儿把家里那把白米拿出来熬粥,记得多放水,熬出米油,一会儿给我宝贝孙女垫垫肚子!

  老四进山看看,能打到野鸡更好!

  家仁家义带着弟弟们在附近找找野菜,咱们也吃顿野菜粥庆贺一下!”

  李家人立刻行动起来,各个脸上都眉开眼笑。

  三房家人五个小子,就盼着陶红英这肚子生个小闺女呢,如愿以偿,以后家里就有软软甜甜的小宝贝了。

  李老四小心翼翼把闺女抱出来放到媳妇儿怀里,然后意气风发的上山去了。

  可惜,塞外这里连续两年干旱,山里一点儿绿色都难寻,更别提野鸡兔子了,他只能捧了一兜子野菜回来。

  很快,一家人的午饭就准备好了。

  李佳音也喝到了米油儿,有点粘稠,有点儿香甜,其实顶不得什么饿,但糊弄一个小婴儿还是够了。

  男人们不好上前,但小子们却是没什么顾忌,李家仁五兄弟端了粥碗,一边吸溜,一边围观小妹妹喝米油,不时嚷着,“哎呀,奶,小妹妹会卷舌头!”

  “奶,小妹妹为什么脸红的像猴子屁股!”

  “奶,小妹妹什么时候才会说话啊?”

  李老太听得好奇又好笑,赶紧挥舞着烟袋锅儿撵人,“去,去,一边吃去,别吵到你妹妹,她该呛到了!”

  小子们恋恋不舍,到底舍不得小妹妹受罪,都跑去洞口了。

  陶红英喂完闺女,自己也喝了两碗白粥,然后就抱着闺女被李老四抱上了独轮车。

  李家的逃荒路,还要继续,因为生孩子耽搁一上午已经是难得了。

  后边有土匪山贼和蛮人烧杀劫掠,前边是漫漫长路,不加紧可不成。

  李佳音被颠簸的脑子晕乎乎,耳朵里听着李老太同李老四盘算家里的粮食多寡,下次遇到城镇,一定淘换几个鸡蛋之类,她心里也跟着叹气。

  新家人好似不错,但实在太穷了。开局就是逃荒,怕是要吃苦了。

  她真是无比担心活命问题,也无比想念她前世的农家小院儿。

  不知是不是太过想念,她居然睡了过去,梦里也回到了农家小院儿。

  前院的鸡鸭好似有些饿了,在窝里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母鸡窝里攒了七八个鸡蛋。猪圈里的四头小肥猪拱着槽子,也是哼哼个不停。拴在院角树上的奶山羊,正边奶着小羊,小羊跪在地上,甩着小尾巴,分外可爱。

  李佳音不耐烦张罗,就去后边菜园拔了几棵白菜,鸡鸭猪羊一处分上一棵,院子里终于安静了,李佳音也愣住了。

  这梦是不是太真实了!

  但以往的邻居不见了,院子前边的小路不见了,远处的小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都是白茫茫的雾气。

  好似天地间其余东西都消失了,只把她的小院儿和房后的五亩自留地剩下了!

  难道这是穿越大神给的金手指,亦或者是出生就逃难的补偿?

  李佳音激动之下,脑子一晕就醒了过来,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

  陶红英低头一看,也是笑起来,“孩子爹,你快看,咱闺女笑了!”

  李老四是个天生神力,独轮车上放了两袋子粮食,还有妻儿,他也不觉得吃力,探头一看,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

  “我闺女真漂亮,一定是个有福的!”

  陶红英亲亲闺女,又开始犯愁,结果一抬眼睛就见路边有个白白的东西,她分辨清楚,惊得磕磕巴巴扯了李老四去看。

  “山羊…奶…奶山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成农家小福宝,逃荒路上开挂了,穿成农家小福宝,逃荒路上开挂了最新章节,穿成农家小福宝,逃荒路上开挂了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