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谁还记得谁。

  在田野考古第十次与科创复原考古的学术实验对战落败后, 田野考古百年来积攒的声望渐渐萎靡。

  ‘守旧’、‘食古不化’、‘不知变通’、‘效率低下’等一系列标签随之而来。

  的确,比之近年来兴起的利用基因描述、CG等高技术复原古战场的科创复原考古,凭借遗世古物猜想的田野考古确实看上去是那么的‘守旧无效率’了。

  社评均言‘田野考古在揭秘大绪王朝的那个年代在覃老先生的带领下到达了顶峰,现今已是没落了’。

  这样的说辞在科创复原考古描绘出唐朝著名诗人XX的长相时, 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大学报考田野考古的学生本就很少,挡下更是急转直下,捶胸顿足叹‘伶仃’。

  又过百年。2XX1年。

  而今全国数百高校中,保留了田野考古这一‘古专业’的西安X大教授宋远音——一位坚持田野考古近四十年的女教授, 六十几岁依旧带着自己的弟子们到西北实地考察半年, 一位学生机缘巧合在一处流沙坑发现一个精美却奇异的玉器石雕,随后宋教授便带领自己的弟子在戈壁滩进行了数月的排查。

  2XX3年秋。西北戈壁滩的一处绿洲进驻了大型施工队, 在盾化机开挖的那天, 宋教授连夜赶到施工现场阻拦。

  2XX4年春,桃红草绿一片和煦的甘肃张掖, 城中心新建高楼的顶层会议室,坐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考古人,微微笑着与许久未见的业内同行寒暄着。

  若是仔细观摩, 便能辨出,这其中近五分之四都是科创复原考古派的翘楚。

  会场一名带着眼镜的青年受感冒导致声音沙哑的宋教授委托,站在台上发表他们这支考古队近年来的发现。

  这位青年看起来不过二十六七, 身量高瘦, 汇报的声音严肃沉稳。台下坐满了行业精英, 却未见他有丝毫怯弱, 就算包括他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今天这看似平静的会场下, 掩藏了多少波涛。因为科创复原考古断定那土层下没有任何遗迹。

  壮美的祁连山侧,数隔十年,田野考古将再次与科创复原考古来一场辩驳,关乎戈壁滩绿洲下的那个王朝。

  同一时刻,大楼顶层的另一侧办公室,身着不明军衔利落军装、俊朗非凡的男人跨步走出办公室,守着门外的警卫员连忙赶上。

  “肃先生,”警卫员走在男人左后侧半步远的位置,垂首道:“车已经备好了。”在外他向来都是喊男人肃先生的

  男人没有回头,只低应了声:“嗯。”

  注意到玻璃光幕外的另一侧会议室来来往往许多人,男人开口道:“今天这么多人?”

  警卫员一听,心头一紧急忙解释道:“是考古的学术谈论,早前已经安排好了......”

  他跟前男人的行程向来的机密,就连这次来甘肃也是前些日子京里安排了一个要紧任务......现下这儿人来人往的,着实不妥。

  “考古?”男人那一双桃花眼微微眯了眯,喜怒不明,“怎么安排到这儿来了?”

  这大楼是XX军gong企业的办公大楼,这种学术会就算再缺会场也不该安排到这儿来才是。

  “因为正好涉及西北那处施工,所以便定在了此处......企业这边也邀请了其他考古的行家们一道过来。”

  警卫员这么一说,男人便明了了,西北那边建造大型JUNBEI库房却遭到老旧考古派的阻拦,这事他是知道的,只不过他却不知道这事居然拖到现在还没解决。

  虽然距离JUNBEI库的最后建成时限还早......

  男人笑了笑,不再看向那边,“给负责人说清楚:专家们的意见必然是尊重的,不过.....”男人语调微转“建造的工期却也是拖不得的。”

  这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是。”

  男人要下楼,必然要绕过光幕玻璃,走到会议室另一旁的浮梯。

  只是刚行至会议室正前方,男人却忽然慢下了步伐,面上因听到会议室中传来声音而出现一瞬怔楞,不过却是转瞬即逝。

  步伐依旧如常走到了浮梯前,感应浮梯自动打开了玻璃光幕。

  但,男人站在门前,却始终未踏入。

  警卫见男人许久未动,便询问道:“肃先生?”

  “周飞。”

  警卫闻声,立马立正。

  “我听闻国内田野考古派早就没落了,这次为何还能凭借数十人之力让这项工程搁置了近半年?”

  “这......”周飞虽然在军中是一把好手,但是对这学术界还真是从未了解过,他更是听都没听说过什么田野考古派。

  男人自然知道自己的警卫员答不出来,眼眸一弯,转身就往那偌大的会议室门走了去,让人摸不清他准备做些什么。

  不过,周飞也不会多问,至于三点在城南的那场会,既然他跟着这个上司都不在意,他又怎么会去顾虑。男人往哪儿走,他跟着便是了。

  会场上,青年男子的汇报已然即将接近尾声。

  “......近一年的推算,我们肯定绿洲那一片地下存在一个远古王朝遗迹,若是......”

  青年男人话未说完,会议室复古的红木大门就吱呀打开了。

  青年跟着会场上的人寻声望去,而就是这么一眼,汇报时铿锵有力、淡然稳重的他便呆愣在了原地。

  打开的红木大门门前,站着两位身着军装的男人,而处于首位的那个男人,高挑的身材,肃穆高雅的的气质,那双微微弯起的桃花眼,那种熟悉到灵魂的感觉,蓦地让青年心头发涩,心头万千波涛起起落落。

  只是,还未等他再细看,场中企业的负责人已经站起身连忙走到男人跟前,挡住了他的视线,也挡住了男人正欲望向青年的视线。

  “大.....”企业负责人正欲唤出那名号,却忽然想起男人在外不喜被这般称呼,便改道:“肃先生怎么得空过来,哎,我这真是,有失远迎,惶恐啊!”

  这话一出,场上的人不由得猜测到来的这位男人的身份,这样年轻,身着军装,军衔带个‘大’,又被称作肃先生......

  这一想,稍微关注时事的人都惊了,军中那头就一位年轻的无比还带军功的大将——肃令行。

  他怎么会来这里?!这是准备给阻拦工期的考古队施压吗?

  场中的人心头多么震惊,被挡了视线的肃令行没心思去管,垂眸望了望企业负责人,摇头道:“我来看看,不用声张,继续吧。”

  “好的好的,”负责人点头哈腰,引着肃令行到自己原来的位置坐下,换了一杯新泡的茶水。

  台上的宋教授见青年还傻愣着,有些困惑顺着青年的视线望了望,随即轻咳了下,低声道:“覃程,咳咳——”

  青年闻声回神,深吸了一口气,望着手中点子屏,继续道:“若是工程不改址,大型掘进机一下去,千万年的历史遗迹就毁于一夕......”

  汇报到最后,覃程视线从电子屏上挪开,下边坐在首位的望着手中资料的肃令行也正巧微微抬眸,四目相对,覃程一怔,似有感触,关上了电子盘,抬头扫视了台下的诸位行家们,“不管今天结果如何,不管这工程是否会继续推进,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历史,存在过它便是存在过,不因你我今日所持论证观点不同,不因这番短短粗浅的争论而有所改变。”

  这话一出,小声议论的会场便静了下来。

  宋教授身边N大的考古领头人黄纸滈低声说到:“这话是你让他说的?”

  宋教授摇头笑了笑,瞥了眼身边曾经的老同学,“没有,大概是这段时间和你们打交道太多,有所感悟吧。”

  黄纸滈装作没有听出话中调侃,又问道:“你这学生,是叫覃程?”

  “是。”

  “和那位老先生一个名字呢。”

  宋远音望着台上的覃程,叹道:“是啊,同样的姓,同样的名。”

  黄纸滈道:“如果说科技准确率有百分之九十九,那一步步研究准确率却能有百分之百。”

  宋远音笑:“那你当初为什么‘叛逃’?”

  “因为它太慢了,慢得我或许研究这一辈子都不定看清一个历史的真相。”

  “......”

  “不过你们今天还是不能赢,我们已经看到了地底下的全部,而你们才是做出了猜测而已。”

  “是吗?”

  这场会议的讨论没有结果,宋远音这边拿不出更确切的证据证明地下埋藏的确实是一个王朝遗迹,但覃程却找出了黄纸滈科学探测的一个漏洞,

  负责人看了肃令行的态度后敲定:“历史要尊重,请黄纸滈团队再行探测,看看是否存在遗迹。”

  会议整整讨论了五个小时,将近夜里八点才结束。

  肃令行走到宋远音跟前,微微笑道:“宋教授今日一番课让晚辈大开眼界,学术之严谨让人望而生敬、叹而观止。”

  “肃先生能来支持,我们也是感到荣幸的。”

  肃令行笑了笑,随后望向一边一直望着他的青年:“名师出高徒,这位覃先生将来必定也是栋梁。”

  一直想与之搭话的覃程闻声,正欲回答,一旁的黄纸滈笑道:“今天我才是真正的叹为观止,你这小青年居然对CG技术、高位X研究了解得这么透彻?还找到我们的漏洞,推翻了我们的结论。”

  覃程笑道:“知己知彼。”

  黄纸滈望着青年,好一会儿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拍了拍覃程的肩膀:“后生可畏。”

  肃令行一旁的警卫向肃令行低声说了些什么,肃令行点了点头,随后向几人说道:“两位教授,晚辈这边有些急事需要处理,就先走一步了。”

  “好的,肃先生慢走。”

  肃令行点了点头,瞥了眼前方的覃程,便转身欲离开。

  覃程见状,心头一急,大跨步向前,抓住了肃令行的手。

  这一番动作让场上的几人都愣了,一旁的警卫见状,上前一步就准备将覃程掀翻在地,只是肃令行抬手示意他别乱行动,就止住了卡向覃程脖子的手。

  覃程在拉住肃令行的手那一瞬就知道自己逾越了,可是刚才,他却来不及想那么多。

  松开了相握的手,覃程凝视着肃令行那双眼久久不能言语。

  “覃先生有事?”

  感觉到身边几位同学和教授疑惑的目光,覃程轻呼一口气,“肃先生.....我有个事儿想和您聊聊......不知您是否.....”

  宋远音见状急忙挡住了覃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这位肃先生身份地位如何他们心头都有数,覃程能有什么事去找一个军FANG的领头人?

  而且,据说这位肃先生将来是会走向那个位置的人.....

  这样的人,这样的人物,哪是覃程这个学生能去说些什么的?哪里能去说点什么?

  覃程这是疯了吗?

  “师兄......”覃程身旁一个大四的小师妹也急忙走上前拉住了覃程的手,“别......”

  肃令行不经意的瞥向那双紧抓着覃程的柔嫩双手。

  随后意味不明挑了挑眉,望向覃程,淡淡地说道:“十分钟。”

  四周的人闻声皆是一怔。

  警卫员更是傻了,想到那件事,心头一急,少有的脱口而出:“肃先.....”

  只是话未说完,肃令行抬手,警卫那憋了一嘴的话就生生咽了回去。

  “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覃程望着跟前的人,心头那股酸酸涩涩的感觉翻涌而上,说出口的字只有那一个:“好。”

  ※※※※※※※※※※※※※※※※※※※※

  抽风,无责任番外。

  谢谢大家喜欢哦(˶ ̄᷄ ⁻̫  ̄᷅˵)喜欢我就收藏收藏吧,撒娇打滚卖萌求作者收藏哦~还有新文《史上最倒霉穿越》已开更,倒霉透顶穿越穿越攻x心思深沉丞相受,强强,文案:钟岐云:“我觉得谢大丞相最大的阴谋,肯定是企图让我掰弯自己”

  钟歧云以为,穿越这档子事吧,金手指开花翻云覆雨这些都暂且不提,

  穿成个世家公子权大、钱多、妻妾成群乐逍遥那也是正常操作

  但为什么他一朝醒来就是秋后问斩阶下囚?

  什么钱、权、美人,什么朝堂之上翻云覆雨,皆是狗屁!活命乃第一要义。

  费尽心力、机关算尽,别人为权,他为狗命。

  终究苦尽甘来,成为一代官商’,只待新皇指婚第一美人

  可为何又一朝酒后醒来,天下皆传他与好友有分桃断袖之情???

  钟歧云捶胸顿足:我嘞个大艹啊(笑容漸渐缺德)

  喜欢挖个皇帝做老婆请大家收藏:()挖个皇帝做老婆更新速度最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宝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挖个皇帝做老婆,挖个皇帝做老婆最新章节,挖个皇帝做老婆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宝书网